专家病毒所离华南海鲜市场50公里不可能泄漏病毒

(原标题:六问武汉病毒研究专家 新冠病毒为何如此狡猾、诡异?)

狡猾!诡异!疫情出现已近两个月,但有关新冠病毒本身的太多问号仍在困扰着全球科学家。它的天然宿主到底是谁?疫源地在哪里?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传染能力?一个个谜题仍然没有答案。

杨占秋表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也很敏感。杨占秋说他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言,比如2019年10月下旬在武汉举办了军运会,而美国代表团正好住在华南市场附近的一个宾馆内。而之后的12月份,武汉出现了新冠肺炎的感染病例,于是就有人联系到这些进行猜测,认为这背后可能是一场生化战争的阴谋。

英国牛津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教授特鲁迪·朗说,中国在疫情出现后快速共享数据的做法值得称道,这能助力国际上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和疫苗研发。

科研攻关“帮助挽救生命”

不少专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俄罗斯政治学家维克多·皮罗仁科说,中国作为非常负责的国际社会成员,在向全世界通报疫情形势方面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开放性和责任感。

杨占秋说,找到新冠病毒来源的最重大意义在于预防。“现在疫源不明,导致防控疫情仍处于被动状态下,从根本上杜绝源头仍存在隐患。”

强化中西医协同,是上海全力提升整体临床救治水平的重要策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教授对记者表示,目前,在该院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均接受了中医治疗。他说,中医汤药、中成药减轻了患者的症状,改善了体温。不过他坦言,中药治疗新冠肺炎仍在临床总结中。

“这个问题目前也没有定论。”杨占秋认为,第一批41个确诊病例中有一半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但也有很多没有去过。新冠病毒通过市场内的野生动物传染到人类的可能性不能绝对排除,但另外13个病例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让这一问题更加扑朔迷离。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在发现新冠病毒后的几天之内,中国科研人员迅速将该病毒基因序列分享到公共平台上。基于此基因序列,用于检测病毒的聚合酶链式反应工具才能被迅速开发出来,其他国家才能做好准备,具备能力检测本国可能发生的感染病例。

以色列卫生部国际关系部主任阿舍·沙隆说,防控疫情需要不同层次合作,交换信息等合作在顺利开展,中国正作出巨大努力。

病毒会不会是从实验室泄漏?

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主席穆罕默德-班迪日前表示,中国驻联合国机构向联合国报告了有关疫情的详细情况,中国政府对疫情信息的发布及时、透明,让外界清楚中国疫情现状,有利于多边合作防止疫情蔓延。

“新的病毒被发现后,都可以找到能把病毒杀死或者抑制病毒繁殖的药物,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不是短期就能研制成功的。”杨占秋强调说,“所有抗病毒的药物都有一个特点:对病毒有效果,但对人体也有杀伤作用,即对人体有毒性作用。因此,所有的抗病毒药物都有毒性作用,只是权衡治疗效果与毒性作用哪个更有利于人体健康。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

谭德塞表示,中国采取的从源头上控制疫情的措施令人鼓舞,尽管这些措施让中国付出了很大代价,但为世界争取了时间。世卫组织部分合作专家提供的数据模型显示,中国采取的控制人员流动的措施让中国境内的疫情传播速度延缓了两到三天,而让中国境外的疫情传播速度延缓了两到三周。

新冠病毒为什么这么狡猾?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琳达·赛义夫对新华社记者说,隔离一座人口近千万的城市以遏制疫情并在两周内建造医院,这些工作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中国所做的工作值得称道。

杨占秋否认了这种说法。“我觉得实验室不可能泄漏病毒,因为武汉病毒研究所里本身没有新冠病毒,它怎么可能会泄漏呢?我们知道最早成功分离这个病毒是在北京,是由中国疾控中心进行的。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最早没有去参与病毒分离的研究工作。”

意大利公共卫生监测系统负责人马西莫·奇科兹认为,中国研究人员分离出新冠病毒毒株并公布该病毒基因序列,这是一个科学全球化的案例。

美国流行病学与传染病控制专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罗杰·德特尔斯表示,中国为防控新冠肺炎采取了切实有力的行动,当前对确诊和疑似病例的隔离、对感染情况的监控、社区联防联控、人员限流等举措都产生了积极效果,减缓了疫情传播。

但杨占秋认为,这是没有办法去证明的,“类似话题也不适合在民间舆论中流传和发酵。我们只能认为这种违反伦理道德的做法,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从病毒本身而言,不同基因特征、不同类型的病毒,其致病性、感染性都是不同的。新冠病毒威胁最大的地方在于其潜伏期过长,钟南山团队发现的病例最长达到24天,而之前感染SARS病毒大概10-24个小时就发病了。”杨占秋认为,潜伏期长,说明新冠病毒适应新的宿主的过程比较长,等到病毒适应了宿主之后才会导致后者发病。

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主席维塔利·曼克维奇说,中国政府坚定采取有效防控措施,疫情控制取得积极效果,为保障全球经济稳定作出突出贡献。

几内亚卫生部秘书长塞古·孔戴说,面对疫情威胁,任何国家都无法置身事外,全世界都应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为防止疫情传播所作巨大贡献。

是病毒在有意隐藏自己吗?杨占秋表示,“我们只能说,新冠病毒适应新宿主的能力差一些,因此表现为潜伏期也比较长,但因此带来的最大威胁就是潜伏期内没有症状的传染大量发生。另外,从基因分类来讲,新冠病毒的特点就是进化较快,进化快说明这类病毒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

蝙蝠是不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

杨占秋认为,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还没有完全确定,主要的传播途径还是呼吸道传播和接触传播,粪-口传播和气溶胶传播还在研究当中。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医务部主任沈银忠亦表示,一旦确认中药的疗效,就可以推广使用。但在推广过程中,医生还要进一步评估:中医药该怎么用、用多长时间等。沈银忠指出,临床试验方案总在不断探索和完善之中。当下,医生仍未找到一种特效治疗方法,采取的仍是综合治疗办法,包括中西医结合治疗,来提高病人的生存率。

杨占秋指出,如果认定蝙蝠是新冠病毒天然宿主,那么病毒又是如何从深山老林里的蝙蝠身上传染到人类,中间宿主是谁,这个传染链条目前也是不清楚的。“如果在蝙蝠活体上发现新冠病毒,在找到这个客观证据之后,还要经过进一步验证,才能得出结论。” 杨占秋告诉《环球时报》,这时需要把病毒转化之后,去感染别的动物,看这个动物能不能被感染,如果这个动物被感染了而且发病,我们就可以说这种观点成立。否则被尝试感染的动物根本不感染或者不发病,这种(传染链条)因果关系还是建立不起来。

华南海鲜市场是不是疫源地?

翟晓文表示,10位患儿中,7人为上海常住人口,3人为外地来沪者。12位来自医院感染传染科、重症医学科、呼吸科、中医科等的专家每周多次研判、讨论患儿的病情,并制定随访策略。据透露,这些专家都曾经历抗击非典疫情,经验丰富。

全力防控“为世界争取时间”

杨占秋告诉《环球时报》,P4实验室的防护措施是非常严格的,而且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武昌区,距离汉口区的华南海鲜市场至少50公里,一个在武汉东边一个在武汉西边,开车穿行市区过去要将近两个小时。“另外,如果是实验室泄漏的话,那么病例应该是在实验室周围最先被发现,不会在距离那么远的华南海鲜市场。我认为实验室泄漏病毒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知名社会学家马丁·阿尔布劳表示,中国医护人员夜以继日工作,不顾危险,甚至不惜付出生命代价,“他们为处理这一危机提供了巨大支持,我相信全世界都将看到并认可中国人的付出”。

《环球时报》近日采访了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以一个武汉本地病毒研究专家的视角,阐述他眼中笼罩在新冠病毒身上的种种疑惑。

当日,儿科医院感染科主任曾玫告诉记者,在治疗过程中,医生们考虑到药物的“口味”和毒副作用,并未给患儿使用抗病毒药物。护士长夏爱梅则表示,患儿的护理与成人不同,需要在生活的各方面加以关照。医护们需给年龄大点的孩子进行心理辅导;对小娃娃患者,不仅要消除孩子的恐惧,还要给孩子喂奶、喂药。夏爱梅欣慰地说,现在小娃娃已经接受了护士,见到她们会露出笑容。(完)

疫情出现以来,中国果断采取有力防控措施,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体现了对本国人民、对世界人民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包括谭德塞在内,国际社会各界人士纷纷为中国抗疫行动的力度、速度和透明度点赞。

同日,两名小患者从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愈出院:一个是11岁的小女孩,一个是只有14月龄女娃娃。11岁的小姑娘有湖北居住史;14个月的女娃娃曾接触了相关病例。儿科医院副院长翟晓文透露,迄今,该院接收了58例新冠肺炎疑似患儿,其中10例为确诊病例,最小患儿只有7个月大。目前,4例病患已病愈出院,还有6例仍在接受治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日前发表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报告,分析了超过7万例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等。谭德塞评价说,这份报告为世卫组织向各国提出防控疫情的合理建议提供了帮助,希望所有国家都能公开分享关于新冠肺炎的数据。他说,目前在中国考察的国际专家组正与中国同行一起,努力填补更多认知空白,增进对疫情的了解。(参与记者:任珂、朱晟、凌馨、刘曲、聂晓阳、陈俊侠、陈晨、张骁、张代蕾、桂涛、王守宝、杜洋、吉莉、谭晶晶、陈文仙、尚昊、郑扬子、张家伟、周舟)

新冠病毒会有特效药吗?

是不是一种生化战争?

信息透明“助力多边合作”

“这展示出尽早分享数据的价值,它能帮助我们挽救生命,”斯瓦米纳坦说。在世卫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上,目前有80多项新冠肺炎临床研究,这些研究基本上在中国开展。

“市场里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野生动物,现在把矛头指向蝙蝠,但是市场里并没有蝙蝠在卖,所以这些都是疑问。”杨占秋认为,比较明确的是,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比较差,环境条件比较恶劣导致病毒容易生长繁殖,也容易传播。“现在只能说,华南市场很可能是疫情发生的起源之一。”

当日出院的望小姐,曾是旅行社导游。她有湖北居住史,在集中隔离的第9日因头晕、乏力就诊。2月4日,望小姐被确诊罹患新冠肺炎,进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接受治疗。她向记者介绍了在定点医院接受治疗的过程。她说:治疗期间,自己得到了医护人员的细致照顾,心中十分感激。

杨占秋认为,目前尚无定论说明新冠病毒到底来自哪里,而业界比较公认的观点是最有可能来自蝙蝠。这是根据新冠病毒基因结构与SARS冠状病毒80%的相似性得出来的一个推论,目前没有人能拿出新的证据进行反对,因此一般认为最可能的来源是蝙蝠。但事实上,真正的天然宿主是谁并无定论。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近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政府在抗击疫情时与世卫组织始终保持密切合作,“我们在中国一直有专家组,世卫组织办事处从一开始就在那里,我们的驻华代表和其他小组早在几周前就在那里”。

Back To Top